視界千島湖

快·準·活·美

點擊打開
您當前的位置: 國際新聞
山火未熄 澳大利亞“頂風”舉辦煙花表演
發布時間:2019-12-31 10:46:03

作為全球最先邁入新年的地方,每年的悉尼都會因為一場盛大的煙花晚會而成為全世界的焦點,今年也不例外。逾10萬支煙花已經裝船就緒,只等待新年鐘聲的敲響。但比起往年的興奮與期待,今年的澳大利亞人似乎并不歡迎這場盛宴,畢竟在過去的這一年,澳大利亞已經彌漫了太多的“煙火”,被山火肆虐熬得苦不堪言的澳大利亞人似乎更希望,與其花費650萬澳元籌備一場轉瞬即逝的煙花表演,還不如用來撲滅山火、推出紓困措施來得實在。

取消表演得不償失

一切照舊,這是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的最終決定。當地時間29日,悉尼市政府在格里布島舉行發布會,介紹了跨年慶典煙花表演的準備情況,根據現場情況,超過10萬支煙花已經裝船就緒,12月31日的晚上,這些煙花將分別從悉尼海港大橋、悉尼歌劇院和海港水面上的7艘駁船上被點燃。

在莫里森看來,這場史無前例的表演恰恰是向世界展現澳大利亞形象的最好時機。莫里森表示:“全世界每年都在關注悉尼,他們關注我們的活力,關注我們的激情,關注我們的成功。在我們面臨的挑戰中,出于安全考慮,我想現在是向世界表達我們是多么樂觀和積極的一個國家的最好時機?!?/p>

作為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年度慶典盛事之一,悉尼的跨年慶典本就享譽全球,而其中的煙花表演更是重中之重。數據顯示,預計今年會有100萬人觀看悉尼的跨年煙花表演,而這也將為悉尼所在的新南威爾士州帶來1.3億澳元的收入。

但現在,這場盛典卻成了矛盾的焦點。對于莫里森的決定,輿論給出的反應是“不滿”。在此之前,網友已經發起了一份請愿書,呼吁取消今年的跨年煙火表演,尊重農民、消防員和野生動植物的護理者。

不過,悉尼市政府解釋稱,煙花匯演的準備工作在15個月前已開始,意味著大部分預算早已花掉,現時取消對受山火影響的地區沒有太大實際好處;另外近期數字反映零售業疲弱,取消煙花表演將對悉尼商界造成嚴重打擊,也會影響海內外數以萬計已經為跨年活動安排好行程的旅客。

資深旅游專家王興斌也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澳大利亞的煙火可以說得上是全世界的一個亮點,每年都在做,且煙花也有新的變化,這已經與悉尼乃至澳大利亞聯系在了一起,雖然說不上是國家品牌,但確實十分吸引人,也成了澳大利亞傳統旅游的一個吸引力所在。此外,從經濟意義上看,這場煙火表演本身的成本并不高,但是吸引的游客人數乃至游客帶來的消費卻遠遠超過成本,從這一點上看,煙火表演確實需要繼續下去。

山火圍困澳大利亞

這是一場煙火與“煙火”的碰撞。在那張已有26萬人簽字的請愿書上,人們寫到,“悉尼大規模的煙花表演可能會傷害一些人,因為空氣中已經有太多的煙霧了。2019年對澳大利亞來說是災難性的一年,洪災和火災頻發。所有州都應該拒絕煙火”。這句話概括了澳大利亞過去的一年,而對新南威爾士州來說,更是如此。

幾天前,澳洲新聞網的報道還稱,森林大火正在摧毀新南威爾士州的大片地區,許多悉尼人正計劃離開該市,遠離灰褐色的天空和被污染的空氣。

比如28歲的薩姆特選擇在明年1月把他位于悉尼西南部的房子放到市場上出售,并在塔斯馬尼亞購買土地,這意味著,薩姆特可能準備永遠離開悉尼。

像薩姆特一樣的人不在少數,畢竟持續不滅的山火已經折磨了澳大利亞人太久。剛剛過去的27日,澳大利亞多地氣溫重回40℃,這樣的高溫很可能讓持續燃燒的山火再度加劇,甚至有預計稱新南威爾士州的溫度將在跨年夜達到峰值,整個悉尼西部和新南威爾士州地區的溫度將超過40℃。

澳大利亞人口最多的新南威爾士州已經成了受災最嚴重的地區。本月19日,該州因為林火肆虐在一個月內第二次進入緊急狀態。當時,新南威爾士州大約有100處火情,過半火勢無法控制。在這之前,新南威爾士州甚至出現過一夜之間46萬公頃土地被山火夷為平地的可怕場景。

而林火產生的煙霧也持續籠罩著新南威爾士州的首府悉尼,澳大利亞氣候與健康聯盟日前表示:“在悉尼和新南威爾士州部分地區,山火造成的煙霧已使空氣污染水平達到‘有害’水平的11倍?!?/p>

經濟損失難以估量

把錢用在刀刃上,這是反對煙花表演的人所希望的。在他們看來,650萬澳元的煙花表演費用遠不如支持志愿消防員和遭受嚴重干旱的農民來得實在。

值得注意的是,經過多次的激辯,莫里森29日終于宣布,新南威爾士州的志愿消防員如果在這個山火季服務超過10天,將可以申請每天最多300澳元的補助,對象主要是自雇或中小企業員工,上限是6000澳元。如果其他州有需要,也可以提供同樣的支持。而此前,政府一度拒絕為志愿消防員提供補貼的提議。

據了解,澳大利亞的志愿者消防員人數遠超職業消防員,也成了撲滅叢林大火的主力軍。數據顯示,新南威爾士州農村消防局的職業消防員只有900多名,相比起來,志愿者則達到7萬多名。

在最開始的預計里,這種體制本可以根據需求調配人員,從而節省巨大開支。但現在一些中小型企業負擔不起或不愿負擔這筆費用,導致志愿消防員的數量銳減。

事實上,在過去的這一年,澳大利亞絕對算不上順利,山火肆虐之外,年初的洪水也讓人倍感疲憊。今年2月,澳大利亞昆士蘭州北部遭遇強降雨,一些地區一天內的降水量超過400毫米,引發了118年來最強洪水。50萬頭牛因此死亡,損失約2.13億美元。而牛肉產業則是澳大利亞最大的經濟增長點之一,2017年的牛肉出口額為53億美元。

緊接著就是山火。當地時間27日,澳大利亞環境部長蘇珊·利還表示,新南威爾士州地區多達30%的考拉可能已經死亡,因為它們30%的棲息地已經被摧毀。

更重要的是,新南威爾士州山火不斷靠近沃勒甘巴水庫,該水庫負責供應約80%悉尼居民的用水,可能會對供水造成影響。澳大利亞保險委員會最近表示,自10月以來收到的索賠金額已經高達2.4億澳元,與過去幾年相比大幅增加。分析表明,山火和煙霾造成的破壞可能使悉尼每天損失高達5000萬澳元。

“四個字:氣候變化”,對于肆虐的山火,即將永遠離開悉尼的薩姆特作出了這樣的評價。南十字星大學學者妮可·羅杰斯也表示,人們要明白,在氣候變化問題上,沒有安全的地方。不過,莫里森不接受對其政府應對氣候變化不力的批評,稱山火不是氣候變化引起的,有關政策不會改變。

      來源:北京商報網

      千島湖新聞網 責任編輯:方志隆


 

淳安發布

淳安發布

視界千島湖

視界千島湖

{ganrao} 新英体育英超直播 北京麻将胡法大全 河南快三在网上怎么买 开元棋牌官网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彩经网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看 管家婆期期中免费资料 股票指数下降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九游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体彩11选五山东 河北11选五乐选五中奖规则 血流麻将怎么打赢的多 大智慧模拟炒股下载 青海快三开奖历史 美女麻将手游单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