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界千島湖

快·準·活·美

點擊打開
您當前的位置: 睦州文苑 > 原創佳作 > 隨筆
冬至吃碗熱餛飩
發布時間:2019-12-23 15:51:31

■許國華

冬至吃碗熱騰騰的餛飩,是老輩傳下來的風俗,在民間素有“冬至餛飩夏至面”的說法。

每年一到冬至,家家戶戶都要裹餛飩?!斑者者鍘鋇畝綺松?,此起彼伏,成了兒時鄉村最溫馨動人的旋律。我們這些小毛孩經過剁菜的人家時,總會駐足聆聽,仿佛有一種美妙的音樂在耳畔回蕩。

餛飩餡心,都是家前屋后自留地上種植的蔬菜。青菜、白菜、菠菜,經過霜打后,特別地甘甜,也特別地鮮嫩,自然是上佳的餛飩餡心。洗凈,焯水,擠干,擱在案板上手工剁成菜餡。剁菜時,兩把菜刀上下翻飛,如同富有節奏打鼓一般。母親剁菜餡,一直剁到手臂發麻,額頭滲出晶瑩的汗珠,才肯歇會兒。此時,我也學著母親的樣子,乘機剁幾下,過過手癮。

那個年代,物資相對匱乏,豬肉也要憑票供應,只能在逢年過節買點豬肉打打牙祭。一般普通人家,冬至的餛飩餡心,無非是敲上幾個雞蛋,再拌上一些炸豬油的碎油渣,這是那個時代的“標配”。若是切上一刀豬肉拌餛飩餡,已是十分奢侈了。

面皮買回家,便開始裹餛飩。母親攤開半透明的餛飩面皮,用筷子把拌好的餡心夾到面皮上,然后抹少許清水捏褶,包裹成突肚翻角略呈長圓形的餛飩。包裹時要均勻,搭頭要緊密,若是包裹松了,煮時容易散架,走水走味,影響口感。母親裹餛飩的嫻熟手法,讓在一旁跟著學裹餛飩的我們,感到既好奇又佩服。

我們一邊學裹著餛飩,一邊聽長輩們講餛飩的老洋話。原來冬至吃餛飩的風俗,是有來歷的。

冬至既是夏歷二十四節氣之一,也是重要的傳統節日,有“冬至大如年”之說。冬至吃餛飩的風俗,可追溯到漢朝,當時有兩個匈奴首領渾氏、屯氏經常入侵中原,騷擾百姓,百姓對其恨之入骨,于是用菜餡裹成食物,取“渾”與“屯”之諧音,呼作“餛飩”。另一種說法是“醫圣”張仲景在冬天看到老百姓凍傷耳朵,便用祛寒藥材切碎熬煮后與食物裹成類似耳朵形狀的嬌耳,在冬至那天開始分發給老百姓吃,人們吃下嬌耳后渾身發熱,治愈凍傷的耳朵。從此,民間形成了冬至吃嬌耳的風俗,這嬌耳逐漸演變成了北方的水餃、南方的餛飩。

“下餛飩啦!”一會兒功夫,一米篩的餛飩便裹好了。灶頭上的開水也燒滾了。旺旺的爐火,在寒冷的冬至,顯得格外紅火。鐵鍋上升起了騰騰的熱氣,彌溢著一種可人的溫馨。

餛飩下鍋了。鍋里的餛飩,像一條條粼粼流動的小魚,在沸水中翻滾沉浮。水再次沸騰時,又添入一碗清水,如此反復一兩次,煮出的餛飩,既入味又好吃。

母親揭開了鍋蓋,那飽滿豐腴的餛飩呈半透明狀地飄浮起來,一股醉人的餛飩香氣,隨著那裊裊熱氣四處飄溢。母親用漏勺撈出,一只只水晶玲瓏般似的餛飩,盛在灑了蒜葉、蔥花的清湯碗里。我們的眼神,緊緊地盯在那一碗色香味形俱全的餛飩上,潛伏已久的饞蟲早已泛濫成災。

寒冷的冬至,吃一碗熱騰騰的餛飩,驅趕了冬日的寒氣,一切生活的艱苦與不易,也都消融在這熱乎乎的暖意中了。一家人其樂融融,圍坐在一起吃冬至餛飩,濃濃的親情在溫暖中環繞,美美的味蕾在舌尖上盤旋,那滋味,穿透了時空,至今仍在我的舌尖上回味。

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徐麗 徐滿萍


淳安發布

淳安發布

視界千島湖

視界千島湖

{ganrao} 东北麻将打夹胡技巧 浙江省体彩6 1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单双大小经验 股票发行价格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开奖查询 好运彩骗我了怎么办 二肖二码中期期100准 富贵乐园官方首页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腾讯分分彩定位胆选五个六 贵州快三高频预测 神来棋牌手机版苹果版下载 配资炒股找中承配资 上海快三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前三组 快乐扑克彩神通软件